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神荒芜 第十八章 天降暴雨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3:51

天神荒芜 第十八章 天降暴雨

当上千只蝴蝶来到枯草丛林上空时,黑压压的一片,整个天际顿时失去了光亮。

行走在枯草丛林的小王者们见天际上猛然间一黑,以为是夜晚到来,可为了尽快赶到金矿所在的位置,所以马不停蹄的穿行在枯草中,并未管上空蝴蝶和螳螂之间即将发生的事儿。

螳螂见蝴蝶辰王身后来了帮手,且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将,于是将手中的长剑高举,瞬即有一道青白相间的光束冲天而起,并在高空“嘭”的爆裂开。

过了数分钟,蝴蝶谷周围响起了紧密锣鼓般的“噔噔”脚步声。乍看一眼,吓人一跳。

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蹲着无数蚂蚱和蝗虫,且它们所在的队伍前都有一只傲气的螳螂。细细看去,每个队伍由九百九十九只蚂蚱和同等数量的蝗虫组成,而整整有二十一个队伍。

如此它们以扇形的布阵方式将枯草丛林完全的包围,就算有一只蚂蚁想从这里逃出去,也是难上加难。

“你找死,唐王。”蝴蝶辰王那掉落了一些绒毛的翅膀微微拍打,便傲然起飞,只见它那双能射出白色光束的晶瞳发射了攻击,那白色的光束在地面画了个圈,逼得枯草丛林外的螳螂大军纷纷后退。

尽管它们都整齐的穿戴着妖灵山发放的银色甲胄,却依然害怕辰王的雷光之眼。

它的雷光之眼,在昆虫界都是出了名的厉害。早些年它以一挑万,竟然将一万鬼蛾灭杀于无形,只剩黑色的焦炭状尸体及那些从尸体脚底不断冲出的青烟弥漫了整个峡谷。接而活着的鬼蛾亲眼见证了那些带着腥臭的青烟凝聚成庞大的鬼蛾,飘向妖灵山。

此刻,螳螂身下的鬼蛾不断煽动着短小的翅膀,拖着胖乎乎的身体往上空飞,想要和蝴蝶所处高度持平。否者,它必会成为蝴蝶雷眼扫射下第一个丧生的物种。

“辰王,跟我回妖灵山,我会替你给鸡腿妖王求情,让它只割你一只眼睛。”鬼蛾那冷沉的声音异常淡漠。

蝴蝶并未回话,而是直接改变了雷光的路径,射杀鬼蛾。

“嘭”的一声,鬼蛾左侧的翅膀冒起了腾腾青烟,且带着尸体烧焦的恶臭味。它那胖嘟嘟的身体往左侧一偏,导致背上站立的螳螂又慌忙翻转着跳跃两圈后,抓着鬼蛾脖颈上的缰绳。

“我擦,翅膀烧了,你让蝗虫把这些枯草丛吃干净。”因翅膀受伤而倾斜落入枯草丛,导致腹部划出几道血痕的鬼蛾怒火中烧。

在鬼蛾掉入枯草丛的刹那间而跳到附近石头上的螳螂慌忙用持剑的右手戴好歪歪倒倒的头盔,且挑衅的显露出自己健硕的肌肉,笑着说:“辰王,今儿就让我唐王的大军将你辰王的麾下灭杀得干干净净,你圈了这蝴蝶谷当阵地,那今儿就灭了你的蝴蝶谷。”

说时迟那是快,只见他高举长剑,瞬即剑尖又放射出一道“信号”,二十一只青绿色的螳螂立马高举长剑,发射出二十一道冲天而起的绿色光柱,顿时它们身后上千蚂蚱和蝗虫飞奔向中央。

近五万的唐王大军们不断的闭合着口器,将枯草丛的枝叶咬碎后飞快的分泌出酱色唾液,随即吸取草叶中的精华,吐出粗渣。

不一会儿,整个枯草丛就化为了乌有,只剩下一道道酱黑色的沟壑,高空俯视,如同刚犁过的田地。

蝴蝶们见此,气愤不已,可又没有接到辰王的命令,只得在天空盘旋待命。

“呲呲!”

一道道雷光之眼不断的在地面划出圈,运气不好碰触到光圈的蝗虫和蚂蚱不是死便是重伤,但这却不能阻止它们身后的大军前仆后继的往前进攻,去往唐王身旁。

唐王,螳螂界的传奇,不仅仅统领天狼星的所有螳螂,还统领所有蝗虫和蚂蚱,它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进入了昆虫界不敢企及的高度——在妖灵山当差了。

妖灵山的妖修们专门吃昆虫啊,不管你悟性多高,不管你是否心存歹念,就因为你是昆虫,所以就是它们的盘中餐、口中食。妖修们大部分是哺乳动物,如此更容易修炼成人形,而传说中昆虫修炼到最高境界,进入了神界的却屈指可数——当然是那些美丽可爱且魔法超高的精灵。

哎,所有昆虫都想抱着拼一拼的念头去妖灵山混个脸熟,否则短暂的一生有何意义呢?就像蝴蝶,本来是蝴蝶谷的一条小虫,运气好才能摆脱鸟群前来觅食,最后长大化蝶。化蝶的时候呢,意志力稍微不坚强便会作茧自缚困死在蚕茧中,或者运气好成了蝴蝶,但是也生命短暂。

“蝶族,杀!”辰王一声令下,便让天空盘旋的蝴蝶纷纷俯冲而下,它们直接用自己的翅膀扑打着奔跑的蚂蚱和蝗虫,更有甚者抓起沉积岩上的石英小碎块往下方抛撒。

“铛铛铛!”

纷纷而落的砂雨砸在蝗虫蚂蚱大军的身上,让它们瞬间阵型大乱、人仰马翻的叫苦连天,更有倒下的蝗虫们被后来的蝗虫踩踏、至死。

蝗虫们忙打开翅膀近距离飞行,或者搭出肉梯借力跳跃到半空杀敌。

杀生震天,吓得躲在枯草渣下的小王者们不敢乱动,怕一个不好便被庞大的蝗虫、蚂蚱还有蝴蝶踩死。

过了好半天,两方人马都损伤过半,残肢断腿满天飞,可尸横遍野的惨状却不见血迹。

哦,对了,它们是昆虫,没血。而是那种酱色的液体。

“文金兵,你的定位准确吗?”拉着他衣角的陶权用空着的手将半截残叶拉了拉,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盖起来。

此刻他们已经进入了蝴蝶的雷光之眼扫射过的沟壑中,这深深的沟壑就像故意修筑的防护墙或逃生暗道。

“走出这片区域便到了。”

陶权一听文金兵的回答,忙说:“那跟着这个沟壑走,便不会被它们发现或者踩死。”

马长枪扶着崴了脚的疯儿,淡淡道:“不能跟着沟壑走,蝴蝶的攻击路径是圆,我们累死累活都在原地转圈。”

“那怎么办?”脸色惨白的孟梦没了主见,她做梦也想不到来到菌世界后会遇到“颠倒”的自然食物链,人类居然这么渺小,渺小得让蝴蝶生出怜悯之心。

……

“大胆孽畜,居然捣毁了蝴蝶谷。”天际上突然传来了一女子的冷喝声。

小王者们偷偷的揭开残叶望向天空,见高空有一身穿黑色长袍的美人傲然立于天际。她脸型消瘦,眸子清透,却愁容满面。

“啊,快逃啊,妖灵山来人了。”

“唐王,下次再找机会收拾辰王。”鬼蛾小黑对着身旁的螳螂大呼一声,便震动受伤的翅膀往高空飞。

正布阵杀得眸子猩红的螳螂唐王飞快的跳上它的背部,牵着缰绳道:“撤退,回妖灵山。把死伤的蝴蝶眼睛全部挖出来,好回去复命。”

“蹬蹬蹬”的声音响起,唐王麾下的蚱蜢们、蝗虫们就兴致高涨的用镰刀割着蝴蝶们的眼睛珠子

天神荒芜  第十八章    天降暴雨

不一会儿,倒在地上的蝴蝶都被挖去了眼眸。

于此同时,蝴蝶辰王也下令道:“把死伤的蝗虫腿、蚱蜢腿割下来带走,送去妖神宫,好请妖神为我们做主。”

“是!”

天际上的蝴蝶们俯冲而下,用戴着铁爪的脚割下肥嫩的大腿便往右边集体逃遁。

……

双方撤退都很快,尽管地上躺着上万尸体,而且还是残尸。

黑衣美人轻轻一挥手,便从她手中飞出了无数细小的黑色种子飘飞在地面。正巧一颗种子滚进了沟壑中,吓得小王者们飞快的逃跑。

天啦,那种子竟然跟小王者们差不多大小。

当种子洒遍蝴蝶谷后,她又从纳环中掏出一个洒水壶状的银色异宝跑到高空,随着她手中法诀的变幻,异宝自动在蝴蝶谷上空喷淋。

“啊,下大雨了,这洪水能淹死我们。”则泽这个修习水魔法的小王者猛然间大叫起来。

尽管小王者在圣域经过了试炼,但是像这样的接二连三的自然灾难和超越心理承受极限的困难,他们并未遇到过。也不想再遇到。

此刻,他们身处的两米来深、一米来宽的沟壑已经灌满了浅酱色的泥水,且两旁还在不断的往中央汇聚更多的水源。

还好方才那粒很大的种子堵在他们身后,让他们有可以逃窜的时间,否则他们已经在洪水中丧生——要想往上攀爬也很是困难。明明第一时间他们就往上攀爬,但是松动的泥土及那些枯叶碎渣根本不能承载他们的重量,试了多次都无果,反而每个人全身都泥泞不堪。

孟梦等女生终于哭泣了,面对天降暴雨且深处湍急洪流中的她们再也不能假装坚强,隐忍住眼泪。当一个个超级大的尸体冲到她们头顶的时候,她们哇哇大哭——只是,她们的哭声微弱得被水流淹没,她们的痛苦无人知晓,她们的坚强也无人能懂。除了身边的五位男生牵着她们的手,并用力的想将她们送上高处!

这,就是生活。

这,是小王者们人生中必须经历的磨炼,又何尝不是自然界中所有生物都经历过的挑战呢?

生,或死,都无力掌控。唯一可以珍惜的是在生与死之间遇到的人、事、物,用爱心和感情构筑成绚烂而美好的生命之旅。

四川白癜病医院
昆明治疗白癜风方法
天水治疗盆腔炎方法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挂号费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