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挽天阙 第一章 开局一只狗

发布时间:2020-01-16 13:25:29

挽天阙 第一章 开局一只狗

初秋时节,天气渐渐凉爽起来,草地上这儿一边鹅黄,那儿一片翠绿。一群约摸5,6岁的孩童在上面欢快的奔跑着。

“禹哥儿,你也来玩啊!”

被称作禹哥儿的也是一个约摸5,6岁的孩童,此时的他嘴里噙着一根草叶,懒散的仰躺在草地上,与周围欢快奔跑着的孩童有些格格不入。

“不去。”禹哥儿无趣的挥挥手。

见禹哥儿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一群孩童也跑累了,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禹哥儿给我们讲故事吧,小白走开。”

“我想听唐长老和女妖精的故事!”

“我要听葫芦娃大战女蛇精!”

“我喜欢听公主和小矮人的秘密。”

被一群孩童叽叽喳喳围在中间的禹哥儿漏出一个和年龄不符的无奈表情,随即开口道:“今天的讲完了,还要想听除非你们一人亲小白一口。”

“禹哥儿你太坏了!小白很久没洗澡了!”

“是啊,小白好脏的。”

“小白的毛都变成黑的了。”

“俺上次亲了小白,俺娘打了俺好几巴掌。”

孩童们显然不愿意亲小白,禹哥儿装作无奈的摇摇头,“既然不愿亲,那今天没故事了。都散了吧,回家吃饭啦!”

天色还不是很晚,不过禹哥儿显然是这群孩童的头,他说散了,一群孩童呼呼啦啦的就散了。

等孩童都走开了,禹哥儿又恢复懒散仰躺的姿势,只是小手搭在了旁边小白背上。

“小白,你是神兽吗?”

“汪,汪,汪!”

“小白,你身体里有老爷爷吗?”

“汪,汪,汪!”

“小白,你能不汪汪汪吗?”

“汪,汪,汪!”

禹哥儿生无可恋的摇摇头,“这tm的不科学啊!”

禹哥儿姓李,行辈“相”字,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曾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是一个穿越客。

“穿越”这个词是李禹自己理解的。从出生时,李相禹莫名奇妙的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一个完完全全和这个世界不同世界的记忆。

即使,他对现在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

到现在,李禹五岁八个月,只知道现在的王朝叫“泰”,年号是东正九年,而他生活的村子叫杏峪,全村百余户全是族亲,据族谱记载祖上是成祖年间的武官,只因随成祖皇帝靖难有功,战后获封了方圆三十里的土地,才举家迁来此地,后来族里又出过两名进士,慢慢李姓便成了此地望族。

到李相禹,已是第六代。

至于李相禹吐槽的不科学,则是受另一个记忆的影响。

那个世界“穿越”是一个庞大的词,是的庞大。

重生穿,平行穿,异界穿,电死穿,撞死穿,雷劈穿,睡觉穿,宝贝穿,走差门穿,总之五花八门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穿不到。

最最重要的,穿越必有金手指!

看看人家,外挂要么有系统,要么有神器,最不济也得有个老爷爷。内在要么天赋异禀,要么过目不忘,最差也有个亮瞎眼的二代身份。然后虎躯一震,各种小弟纳头便拜,虎躯再一震,各色美女哭着喊着倒贴,虎躯要三震,再牛b的反派都能给你智商清零。

而自己,从会走路开始,李相禹前前后后翻了个遍,啥都没有!

到现在李相禹只有小白这个唯一的希望了。

小白是一条狗,乡里寻常可见的小土狗。普通的暗淡土黄色皮毛,瘦的皮包骨头,整天一副傻得可怜的表情。

只因为和李相禹同一天出生,没有找到金手指的李相禹某一天忽然觉得小白骨骼惊奇,符合其中必有蹊跷的条件。

那句话怎么说,“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

于是,怎么正确打开小白,成了李禹每天的保留项目。其中过程,看小白惨兮兮的模样就知道了。

最近,李相禹突发奇想觉得小白说不定是天上某个仙女变的,类似二师兄,现在正下界受罚,也许碰见某个真命天子就华丽丽的变身了。

真命天子当然是李相禹。

至于小白是公的,那并不重要。

……

太阳终于恋恋不舍的落下去,天色将黑未黑,整个天地变得灰蒙蒙的。

“回家啦!”远眺一眼太阳落山的方向,李相禹冲小白招呼道,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汪,汪,汪!”小白大概听懂了,跟着李相禹跑来跑去。

往前走了没几步,李相禹只觉得眼前急促一亮,一刹那整个天空竟亮如白昼,下意识的抬起头,没等李相禹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光亮忽的消失不见,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见鬼了?”李相禹迷茫的挠挠头。

“铮……”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由远及近,响彻整个天地,竟数息未熄!

感觉声音消失后,李相禹松开出于本能捂住双耳的手,耳朵里依旧铮声不绝,竟隐隐有些刺痛。

“草他大爷!”李相禹下意识的骂到。

从声音判断,响声似乎是从村后的北山里传来。

“要不要去看看?”李相禹有些纠结。

“小禹你怎么还没回家?你哥正到处找你呢!”很明显村里也听到了这巨大的声响,一群大人提着长枪,锄头,弓箭走了出来。

“知道了二叔。”本来想跟着大人们一块去看看,可想到自己不到六岁的孩童身份,李相禹还是放弃了。

回到村里,老远就看到一个瘦高青年在院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的还抬头看看村外,似乎想要出门,却犹豫不决。

“大哥。”李相禹胆怯的叫一声。

看到李禹,青年长舒一口气,脸上焦急的神色缓和许多。伸手摸摸李相禹的脑袋。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娘和你二哥都等着你吃饭呢。”

李相禹乖巧的点点头。

“快进去吧,我去村外看看。”说罢也不待李相禹答话,提起立在院门口的长枪急匆匆的出了村。

等大哥走远了,李相禹才走进院子。院子不大,三间堂屋坐北朝南,没几步,李相禹便进的屋来。

坐在饭桌前是一面容白净,温柔恬静的少妇,虽然穿着普通的长裙,却给人一种端庄之感,少妇左侧,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

“小禹儿怎么才回来?就属你顽皮,玩起来就不知道归家。还不快洗手吃饭!”

快速的洗完手,李相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桌前,没等坐稳就拿起自己的饭碗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在外面玩了一下午,他确实饿坏了。

“慢点吃!”看着狼吞虎咽的李相禹,女子温柔一笑,宠溺的意味不言而喻。只是,笑容一闪而逝,盯着村外的方向,女子眉头微蹙,担忧的表情浮了出来。

遵义县人民医院
东海县人民医院
赤峰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浙江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泰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