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那英堂妹被指侵吞票款160万那昕回应相关问题

发布时间:2019-06-18 14:13:41

马先生与那昕的手机短信

针对广州演出商马先生的指控,13日凌晨,那英的经纪人那昕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她在回应了相关问题之后称:“我们本来想过完年再去起诉的,但现在他不让我们过好年了!”

合作方是谁?“没跟马先生签合同”

《羊城晚报》报道,那昕否认马先生是2010那英沈阳演唱会的投资人。她说:“马先生是个体户,他没有公司,所以我没法跟他签合同;他就在北京挂靠了一个朋友的公司北京华商中视来跟我签合同。我要告也是告这家公司,而不是马先生。因为和我们签合同的不是他,我告不着他。现在那家公司也不敢出现了,他们觉得被朋友给害惨了。”

那昕说,马先生还有个王姓合伙人,在演唱会举办前携部分票款逃跑了,至今不知所踪,“因为门票都是马先生和王先生掌握着,所以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姓王的卷走了多少票款”。

票款去哪了?“我们至今没拿到票款”

据马先生说,那晓娥取走价值160万元的门票,卖给中国联通等公司,票款至今未返还。对于这个说法,那昕觉得好笑:“联通公司是跟我们签的购票合同,我们红创公司也给联通开具了发票,但像中国联通这种大公司,账目流程会走得比较慢这笔票款我们至今也没拿到。等这笔钱到我们的账上,要给也是给华商中视,也就是和我签合同的合作方,怎么可能给其他人呢?”

那昕说,上个月马先生干了一件蠢事他挨个向辽宁省联通公司、沈阳市联通公司及那晓娥发了律师函,催要票款,“如果不是马先生捣乱,这个钱也许早就到账了”。

虚报运输费?“是运输公司报的价”

那昕说,红创公司先后为投资方垫付了60多万元,包括高空作业工人的劳务费、装台费、器材运输费等。那昕表示:“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替你垫的这些钱你要先还上,这些该交的交完了,剩下的,你拿走该你拿的钱。”至于“运输费和搭台费报高了一倍”的指责,那昕说:“这笔钱不是我们公司收的,也不是我们报的价,而是我们长期合作的运输公司报的价,也绝对不是40万元这个数我记得是26万元。人家也都是有单据的。”

索要打点费?“可以去告那晓娥诈骗”

马先生说,那晓娥以可以降低安保费为由,向他索要过5万元“打点费”,并虚开增值税发票。那昕表示自己曾就此致电那晓娥核实:“那晓娥说没拿过5万块钱,也没虚开过增值税发票。现在很多事情都跟那个姓王的逃跑人员有关,在找到他之前,很多事情是越来越乱,所以我没法直接跟马先生交涉。我只能告诉他你把欠的钱都补交了,我们再联手跟联通那边要票款。对我来说,就是这么简单。至于马先生认定那晓娥诈骗了他,那就去告她吧。这个跟我们没有关系。”

票房很惨淡?“那英演唱会税款最高”

“亏得一塌糊涂,门票收入不到总票房的30%”,这是马先生对在沈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行的那英沈阳演唱会票房状况的描述。对此,那昕回应说:“营业税是根据票房状况来核定的,票房好,上税高,每卖出一张票,税务局和公安局的联网电脑上都会有记录。许多海内外歌手都在那里举办过演唱会,包括刘德华、王力宏等人。地税局的人告诉我们,大多数歌手都只需交纳10多万元的税款,而我们需要交的是26万元,算是最高的了。如果说那英演唱会“票房惨败”,那为什么交的税要比其他艺人高出一倍?”

那昕说,经过与税务局两次协商,对方同意等这场经济纠纷有了结果后再向相关方补办征收手续,“这笔钱,到时法院判该谁付就谁付吧!这样的选择,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垫付的钱实在太多了”。

达州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柳州专治牛皮癣医院
青海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