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江南飛刀王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9:01

  摘要:在古庙里的佛像前,一个背影纤细的女子,正虔诚的跪倒在地可是,她脖颈留下来的淌满地面的鲜血,任谁都知道…… 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刀未出手前,誰也想像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它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足以惊天动地的刀飞刀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小李飞刀》

  我写不出看不见的飞刀,但却能写出看得见的飞刀但看得见的飞刀,也只是离死不远的那一刹那

  【飞刀王】

  残阳如血

  南宫小白跪在雪地里,膝下血迹一片

  面前,是一座古庙,已是残败不堪

  庙旁,是几株老柳,历经风霜,枝梢上雀巢颇多

  忽然,南宫小白倒了下去

  醒来以后,引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金屋,被子上是股淡淡的花香

  一个少女,眉清目秀,绣衣罗裳,迈着纤纤细步走了进来

  “你终于醒了”

  “不,我的心早就死了”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她走了,一声不吭的走了”

  “她是你的仇家,她刺伤了你,难道你还惦记着她”

  少女眼角含泪,嘴角微颤,令人爱怜

  “她如果刺中我的心,也许我就放下了但是,她偏偏又没有”

  “可是,我爱你你就让我代替她爱你,好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你终究不是她,不是那个她”

  南宫小白来到院中,心思沉重,眼神迷离的望着池塘

  塘中,种类繁多的鱼儿嬉戏玩耍

  “玉儿,来了”

  少女树后转出,脸色恢复常色

  “小白,三日后是除魔大会”

  “我知道”

  “你要去”

  “非去不可”

  “可是除魔大会的主持人,是她”少女眼神黯然

  南宫小白蹙眉微叹:“那也要去”

  三日后,天阳镇,除魔大会

  架起的红布铺垫台上,一张宝座,在骄阳下熠熠生辉

  座上,一个头戴凤冠、面似荷花、腰似柔柳、肤似凝脂的尤物目视四方

  台中央,一个木架上,缚有一英俊潇洒之人只是,他满脸污垢,衣衫不整

  台下,各方群雄,皆是威风凛凛,怒目圆睁

  “杀了他”的声音犹如海浪般惊天动地,摄人心魂

  忽然,剑门风萧子,施展轻功提纵术,持剑刺向被缚之人的喉咙

  被缚的英俊少年,仰天大笑,似知命在旦夕,还不如铁骨铮铮,做个好男子

  这就是所谓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呔”

  两道银光乍出,风萧子手中的剑,立断

  “来者何人”

  群豪愤怒的眼神扫向四方,势必要揪出这不知好歹的家伙

  “天神刀南宫小白”话音刚落,南宫小白已立台上

  “你还是来了,小白”天籁的声音,令台下心智不稳者垂涎三尺,手软弃刀

  “慕容仙儿,放过鬼九”冷淡的声音,自南宫小白口中奔出

  “江湖恩怨,江湖人说了算”

  “那我就打破这个江湖”

  “萤火之光,怎能与皓月争辉”

  “为了义,为了情,即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美眸与冷眼相对冰与火交融

  半响,刀门武狂暴喝道:“黄口小儿,岂敢插手江湖事你难道就不知……”

  话还未毕,武狂拿刀的手齐腕而断

  他痛呼一声,晕倒在地

  斩断武狂手中兵器的是一把飞刀,此刀就是那天神刀

  除魔大会不再是除鬼九一人,还有南宫小白

  各方群侠,怒吼连连刀剑齐出,逼向南宫小白和鬼九

  枪门李一凡一枪抖出,枪花乱坠,扰乱双眼

  南宫小白侧身避过寒光,飞刀击出,断了“一抖万花齐放”的神枪

  镖门王贤飞镖打出,南宫小白出刀击飞

  锤门张钤流星抡起锤呼呼有声,南宫小白移形换步,遂又凌空纵起,躲过一击

  而后,俯冲而下,一指点向张钤头颅“轰”的一声,张钤倒地,生死未卜

  各方群豪,怒吼连连;披头散发,皆像鬼冤

  但却无人敢出手,因为天神手下鬼神也得颤抖

  千百双眼睛,在无助之下,纷纷转向武林盟主——慕容仙儿

  慕容仙儿微笑轻启莲步,柳腰轻柔似无骨

  “我本不想与你战”

  “但却不得不战”

  细滑的白绫像利剑般击出,飞像南宫小白

  南宫小白目光淡然,连环打出五枚飞刀

  最后一枚,刚好击断她的指甲

  仅是刹那间的迟疑,便又开启新的战争纪元

  台上红布条条崩裂,底下木板也陷入三分,但二人动作皆好似轻柔端庄

  好个俊才子、靓佳人本是天造地设,但是江湖不容

  白绸掩盖太阳,使天地变得黑暗

  但一刹那间,飞刀便又释放出了太阳

  “你输了”

  南宫小白淡淡说,但是眼中泪花却在闪烁

  “我没输”

  慕容仙儿口吐兰香,遂欲凌空飞起,再次出手迎敌

  但脚下不料失去重心,朝后倒去,眼见佳人已落,却不料修长的手不知何时出现,牵住了柔滑的胳膊,抱住了苗条妖媚的细腰

  “刺啦——”

  南宫小白运力过度,慕容仙儿衣袖撕裂,露出白皙的玉臂,也露出了一个荷花印记

  这个印记,南宫小白曾见过那是在玉儿以前受伤时无意中看到的

  “你是……是玉儿”南宫小白心中震惊无比

  慕容仙儿护住裸露的玉臂,甜甜一笑道:“不错”

  “玉儿是慕容仙儿”

  “错,慕容仙儿是玉儿”

  “玉儿使用了易容术,变成了慕容仙儿”

  “错,慕容仙儿所具有的样貌,才是玉儿的真正样貌”

  “为什么要刺我一剑”

  “我要跟你恩断义绝”

  “为什么”

  “南宫小白不能跟慕容仙儿恩爱”

  “为什么”

  “慕容仙儿是武林盟主,而南宫小白是武林败类鬼九之友”

  “那为什么又以玉儿身份救我”

  “慕容仙儿无法与你相爱,那就让玉儿代替吧”

  “可是,你们是同一个人”

  “但是,我们却拥有不同的身份”

  “难道我们必须为仇人”

  慕容仙儿目视小白,半响无话……

  天神刀出,绑缚鬼九的绳子立断

  “鬼九,快走”

  “那你怎么办,小白”

  “我不会有事的”南宫小白微笑着看了一眼慕容仙儿,或是玉儿

  “那好,小白,老地方见,不见不散,不醉不归”

  鬼九施展提纵术,数秒已无影迹

  各方群豪,怒气横生

  “盟主,你怎能放任恶徒而去”

  “我不再当武林盟主”

  “武林盟主,怎肯说不当就不当”

  “你们不要再废话,今日我必随小白反出武林,踏寻无人之地,过田园之生活”

  夕阳西下,月上树梢

  两人在满地打滚的武林群侠中,翻身同骑在一匹马上,绝尘而去

  俊朗的英姿,倾城的美貌,渐渐消失在滚滚黄尘中

  整片空气,仅使留下淡淡的香味和狂野的雄性

  2012.12.4

  【飞刀夺魂】

  残阳如血

  古庙门前,一摊鲜血,猩红而刺眼,在夕阳的余晖中,衍生进了古庙

  在古庙里的佛像前,一个背影纤细的女子,正虔诚的跪倒在地可是,她脖颈留下来的淌满地面的鲜血,任谁都知道,她是个死人

  在她脖子上面,赫然是一支明晃晃纯钢打造的飞刀

  黄沙漫天,天色渐暗,隐约中两个人朝古庙走来,从其装束来看,一个是和尚,一个是道士

  和尚丰满富态,肚皮微胀,犹似弥勒佛;道士瘦骨嶙峋,眼帘下垂,犹似睡眠不足

  “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道士面无表情,让人一看,不经意以为是一个雕塑

  “阿弥陀佛,何人如此心狠手辣,残杀穆氏一门二十多口,为何又将穆氏 尸体搬往此处”和尚不忍再看,转过了头

  “智空大师,我看此人手法铿锵有力,下手毒辣,江湖中能将飞刀使用到这种境界的,独有‘飞刀王’秋叶白”道士还是面无表情

  “但是秋叶白已仙逝多年,怎会残杀穆氏一家”

  “大师,别忘了,他还有传人”

  “火云道长,你莫不是说盛龙子”智空大师顿悟道

  火云道长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以盛龙子江湖信誉和为人,怎么会杀害他们再说,盛家跟穆家交情颇深,这绝不可能”智空大师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脸上的赘肉来回摇摆

  “我也知道不可能,但为了事情有所进展,我们还是得去找找盛龙子,查明此事”火云道长道

  两道残影,像是夜幕中的两道流星,划过天空

  叶府

  “你们说穆氏一门被残杀了”盛龙子听后惊异的道

  “难道盛大侠不知道此事”火云道长试探道

  “盛大师怎会得知,这事不过才发生一晚”智空大师诵一声佛号道

  这两人,可谓一个白脸,一个黑脸

  “盛大侠,可知那杀人的利器”火云道长赞赏的看了看智空大师道

  “哦火云道长不妨说来听听”盛龙子惊异的道但是,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飞刀,正是盛大侠手中的飞刀”

  “什么所以你们怀疑我”盛龙子脸色阴晴不定

  “我们绝不会怀疑盛大侠的为人但是,盛大侠的飞刀是如何插在穆氏一家人身上的,这我们就不知道了”

  此话一罢,盛龙子双眸一亮,道:“糟了”

  兵器房依旧双门紧闭, 可是那被撬动的痕迹却瞒不过这三位老江湖

  “盛大侠,这兵器房一般您交由何人看管”智空大师道

  “我的管家”

  “您的管家此刻在何处”

  “不知”

  “那么他一定就是凶手”

  “不是”

  “哦”

  “他已经遇害了”盛龙子悲痛的道:“二位可曾看见器房旁那树叶上的一滴血迹”

  火云道长和智空大师睁大了双眼才看到,他们不禁齐声感叹道:“盛大侠真是好眼力”

  “两位试想……”盛龙子此刻也不想听这恭维话,接着道:“一个监守自盗的人,又何必伤害自己,就算伤害自己是为了制造假象,但是最起码假线索也要明显些”

  “有理”智空和尚嘟着嘴道

  “而且,我那管家也曾是个练武高手可是两位再看,从现场痕迹来说,丝毫没有打斗的迹象,这就表明行凶之人必定跟他很熟”

  “哦这么说盛大侠已知行凶者是谁”

  盛龙子凄楚的点了点头

  ……

  “干爹”一道好听的如同天籁的少年之音响起,转瞬间一个体貌端庄,英俊潇洒,身穿白衫的少年来至盛龙子身前

  “盛大侠,这是”智空大师疑惑的道

  “他是我的干儿子,柳龙”盛龙子看着柳龙笑眯眯的道

  “干爹,这次我从西域回来,给您带了上好的葡萄酒,正好大师跟道长也在此地,不妨进屋小酌几杯”柳龙不愧是盛龙子的干儿子,谈吐风雅,举止优美动人,将来定是一代豪侠

  “龙儿,你先去吧,我跟道长和大师还有点事”

  ……

  在盛府的一间房里,一个虬髯大汉正喝着闷酒他的穿着很是随意,一件粗布衫

  “李驰”盛龙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哦,老爷”李驰赶紧上前招呼道

  盛龙子没有动,只是定定的盯着李驰那双看似温和的眼中,透露出了冷气,冷到骨髓中,让人透不过气

  “为什么”盛龙子终于又道

  “什么”李驰诧异地问

  “官家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李驰眼神游移不定的道

  “你不会说谎,看着我”盛龙子叱道

  李驰看着盛龙子,半响,他终于泄了气

  “老爷,您不必说了”李驰袖间亮出一把刀,毫不迟疑的捅进了自己的腹部

  “李驰”盛龙子惊叫一声,连忙抱住了要倒下去的李驰

  “老爷,我对不起你我李驰的命,是您给的,我……我来生……再……再报”那双粗糙的紧抓着叶开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谁也想不到,一个力气十足的汉子在死亡降临的时候,手也是如此的无力

  “驰叔”柳龙不知什么时候闯了进来,他眼神如虎般盯着众人,道:“为什么要逼死他”

  “龙儿,你驰叔犯了错,他……”盛龙子心中也异常难受

  “别说了”柳龙直接吼道:“飞刀是我偷的,老管家也是我杀的,穆天仁也是我杀的一切的一切,都与驰叔无关,你们为什么要逼死他”

  “龙儿,你胡说什么你不是去了西域吗”盛龙子怒骂道

  “去西域那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你想知道里面的事情吗”柳龙缓缓站起来,双眼已变得血红,道:“我是童家的后人,穆天仁这老贼当年灭杀了我父母等十余人,幸好驰叔当时冒着生命危险将我救了出来”

  “阿弥陀佛,原来施主是童家后人”智空大师叹了口气道:“施主,那你为什么要将穆芙蓉姑娘杀死后运到古庙”

  “她死啦她怎么会死再说,我怎么会杀她”柳龙突然间像得了失心疯,双手抱着头痛哭道:“我没有杀她,我只杀了穆天仁一个”

  “你只杀了穆天仁那他们一家……”智空大师似乎也搞糊涂了,他迷茫的看着火云道长

  火云道长冷哼道:“肯定是这家伙为了逃避罪责,编的借口”说罢,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笑转瞬即逝

  “他为什么要逃避”盛龙子淡淡的道:“他承认杀了两人,这已是无可脱逃的死罪;就算再杀几人,又有何妨但是我不明白的是,刚刚龙儿说他杀了人,火云道长为什么要笑”

  “我笑了吗盛大侠肯定是看错了”

  “你不是夸我好眼力吗怎么会看错”盛龙子冷笑道

  “盛大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怀疑我”火云道长愤怒的道

  “我只是想知道道长为什么要笑”

  “我是看到凶手伏法后高兴,因此才会舒颜”

  “可你刚刚的笑,分明是阴谋得逞的笑”盛龙子突然手一挥,声如惊雷的叫道

  “那好,盛大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杀穆氏”

  “那是因为……”盛龙子话未说完,就已经出手了几枚飞刀打出,火云道长脸色一变,急忙移步闪躲

  可是,盛龙子的手却已伸在了他的脸部火云道长想要去防守,可奈何叶开飞刀举世无双,四肢脉门被牢牢困住

  “哗啦——”一张人皮面具已被剥落

  “……你根本不是火云道长”盛龙子道

  “这”智空大师变成结巴大师了

  他战战兢兢的道:“盛大侠,这究竟怎么回事啊”

  “如果我猜得不错,火云道长早就死了”

  “你猜得不错”被剥落人皮面具以后的一张脸,堪称恐怖,似乎整个人脸部曾受过烙刑他又接着道:“火云早就死了,穆氏一家也是我杀的至于穆芙蓉吧,嘿嘿,那小娘们滋味还不错”这个活阎罗淫笑道

  “那穆姑娘脖颈处的飞刀是怎么回事你又为何要杀穆氏一家”智空大师一连问出了两个问题

  “穆姑娘脖子上的飞刀,当然是从柳公子手上借来的,多亏柳公子给了穆天仁一刀啊至于我为何杀他们,这就要看一个人对钱财有多大的兴趣啦”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你们听说过‘海里鸥‘吗”这人接着道

  “莫非是人称轻功第一的‘海里鸥’,想必你就是……”智空大师话未说完,就听到一个声音已在二三十丈之外

  “没错,老子就是‘海里鸥’,哈哈,你们休想追上我,在名满天下的盛大侠手上逃脱,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此声一消,只见柳龙的身影已窜了出去

  “盛大侠,这……”智空大师懵了

  “放心,没有人能逃得过‘御海神风’”盛龙子看着柳龙的身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是说,说……”智空大师结巴更严重了:“他得到过神风老人的真传”

  “你说呢”盛龙子神秘的一笑

  “可他畏罪潜逃怎么办”智空大师又急道

  “他不会逃,因为这里是他的家”盛龙子看着那道身影,声音忽又有些梗塞

  两道人影消瞬即逝,了无影迹

  谁会是最后的王者

  201 .1. 1

  共 55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情意为主线,为本篇文字注入了精气神,使读者读起来很有味儿,主人公为了义,为了情,即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令人肃然起敬文中出现的人物,个性鲜明,情感真实,场面的描写给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也是小说成功的部分,同时也具备了武侠小说传奇悬幻血腥的特点,给人以精彩的看点,小说故事情节发展的流畅自然,节奏干净、快捷、利落,环环相扣前后呼应不错的小说,拜读佳作,推荐欣赏——竹叶儿

  2楼文友:201 - 10: 4: 5 节日快乐,望文字之旅收获更多的快乐

通心络治疗哪种心绞痛好
老年人骨质疏松原因
安而康成人纸尿裤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