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品妖帝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宗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3:43

绝品妖帝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宗

“是与不是,又有何关系?两位宗主之所以来此,不是因为炎族而是因为星辰门!”炎辰自顾喝了一口灵茶,便是如此说道。

这般模凌两可的回答让两位宗主不敢妄自接话,朝着旁边一人扬首,那人是一个斗皇巅峰,他上前一指炎辰:“你凭什么如此跟我们宗主说话?”

大厅中一下静了下来,落针有声,两宗在等炎辰的反应。若是底气充足必将责骂,若是底气不足只能忍气吞声。

而五鼠有心出言,可早被炎辰告诫不要妄动,等他示意。

沉寂了良久,就在两宗宗主以为炎辰底气不足,是个故弄玄虚时,炎辰突然开口了!

他凝望那人,目光犹若星辰,一字一顿:“你,又凭什么敢跟我这么说话?”

巧妙的反问,那人无言以对,不由恼羞成怒,欲要张口妄言。

但就在此时炎辰目光一凝,星斗之力加玄元之力再加上妖力,三力合二为一,气势凝成一线,恰巧的将那人笼罩住。

其中更是有着血芒隐现,血灵王实力达到八阶,可比拟尊者。那人只觉一股浩瀚之气袭来,而他却如不懂水性之人沉入大海,呼吸困难,那强大的压力让其连动下手指都是为难。

片刻后,所有人的都看出了他的不对,那人面如土色,冷汗淋漓,双腿竟是渐渐颤抖了起来。

“啊!”他突然之间惨叫出声,随即一下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如若流浪之狗遇寒冬之夜,显得可怜至极。

众人惊惧,两宗之人都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在两宗宗主身后与炎辰形成对峙的局面。

“炎宗主,何以下此狠手?”铁剑门宗主慎然,这人是他的门众,若是不开口他威信将失。

下马威完美达到,炎辰心中冷笑,随即放下手中茶杯,轻拍手掌,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看向两位斗宗实力的宗主,轻笑道:“行了,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告诉你们我姑且算是炎族人,但你们若有能耐挑了星辰门,我保证炎族绝对不会报复!”

“当真?”铁剑门宗主脸色一喜,下意识的问道。

“噗嗤!”却是金鼠忍不住发笑。这铁剑门宗主好有意思,居然对自己很有可能马上开战的敌人如此问话。

那铁剑门门主也是反应过来,顿时涨得面色通红。但是却发现自己居然问了也白问,还是搞不清真假,探不清虚实。

可以说从炎辰进门开始他们就落在了下风,直到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状态。

炎辰似有莞尔,目光打趣:“自然是真的!刚刚我已经挑了炎族在凌城的驻地!”

“什么?”

“不可能!”

……

有人惊惧,但更多的是质疑!

这时金鼠上前一步,说道:“若不是如此,你们以为我们四兄弟为什么能站在这里?”

众人信了小半,五鼠被炎族擒获四鼠,这是早有人知的事情,也是因为如此两宗才敢打星辰门的主意,如今回归却是令得他们不敢妄动。

此时再加上一个深不可测,却年轻得过分的宗主,似乎这星辰门强得可怕啊!别忘了,还有三女深陷炎族总部呢,虽然被人镇压,但也未死,只要未死,就有回归的希望。

但依旧有人不敢置信:“这人不是炎族人吗?说不定就是与他一同演的一场戏!”

“哼!演戏需要将炎族驻地砸得稀巴烂,将炎族赶出凌城吗?”金鼠冷哼反问。

“什么?炎族被赶出凌城?”

众人再惊,而且甚有疯狂。此事若真,那么不管炎辰是不是炎族人,炎族肯定不能作为后盾了,大族天才众多,不会为了一个不听话的天才而妄自出手。

但即使如此,这星辰门依旧强力,这位年轻的宗主仅凭一人之力居然将炎族赶出凌城,有这么疯狂吗?

“不要说那些高手不在的废话!我们回来这么久,炎族还未上来找麻烦,那就足以证明炎族是真的被打跑了!而且我们宗主在炎族驻地力拼对方六星斗宗长老而不败!”金鼠冷眼扫视全场,继续说道。

这一下厅里是炸开了锅,不是不信,而是太过疯狂,斗皇巅峰力拼六星斗宗不败,只身一人赶走炎族近百位高手。

“真或者假!都不重要!”此时炎辰又开口了,声音轻微,却传遍全场,厅里又静了下来,到了此时却是无人敢对炎辰无礼了。谁也不想得罪一个堪比六星斗宗的强者,而且是青年强者。

炎辰见此目现满意之色,终于是抬起了头直视那两位斗宗修为的宗主:“你们先说说你们原来的打算吧!”

“这……”铁剑迟疑。

“呵呵,我们没有打算!”天谷干笑。

“哼!”炎辰猛的冷哼,连得门窗都震动了一下,厅中的气氛一下降到极点。一股寒意弥漫开来,两宗之人只觉脖颈发凉,汗毛倒竖。

“你们不说,那就我亲自为你们说吧!”炎辰斜睨了两宗一眼缓缓说道:“你们打算趁我星辰门zǐ韵仙子,炎青,凌琪,金鼠等高手不在而攻打我星辰门,今日来此便是与外面的门众里应外合,打算在今夜将我星辰门瓜分,财产,门众刮得一丝不剩!”

两宗之人脑海里犹若惊天霹雳,zǐ韵与金鼠本是斗宗强者,而炎青与凌琪也是能力战斗宗的天才,再加上眼前可战六星斗宗的神秘宗主。这星辰门居然会如此强大。

两宗宗主骇然变色,心里升起了无限的后悔之意,不管三女能否回归,也不管炎辰是否真能力战六星斗宗,单凭眼前的五鼠,他们两人都不一定能吃得下。

他们心底后悔,后悔不该听从古圣两族的意见,从而得罪了一个敢于挑了炎族驻地的猛人。

恰在此时,炎辰说道:“将你们的幕后指使说出来,我可以不予追究!并且送给你们一场好处!”

“这……”铁剑意动,与天谷宗传音交流:“说吧,让这家伙去找古圣两族的麻烦也好,反正哪一方都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

天谷点头,当先朝着炎辰拱了拱手:“炎宗主,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那古圣两族势大,硬是逼着我跟铁剑两人来探探您的虚实!”

铁剑也不甘示弱:“炎宗主,确实如此,我等是受古圣两族挑拨!”

炎辰点头,拿出一根残破法杖缓缓闭上了双目,放出灵魂力,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如此厅中再度静谧了良久,那两位宗主呆不住了,当即说道:“炎宗主,夜深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行告退!”

两人缓缓向后退却,目光却谨慎的看着炎辰。

但炎辰好似没听到两人之话,依旧双目微闭,对二人退去也不做言语。

直到退到门口之时,两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对视一眼便转身一挥手,欲要带着众手下离开此地。

“慢着!”炎辰开口。

“炎宗主,可不要逼人太甚!”铁剑面色不善,天谷亦是如此,更是暗中提起了斗气。

他们急于退去,想先去打听虚实,若是炎辰真有那般强便罢了,但若是今日所言为虚,他们一定要找回场子。

如此炎辰还处在他们同一地位之上,并没有将这个年轻人看得多高,之所以放低姿态,是因为他们理亏,道义上站不住脚。

“两位宗主别急,两位说出了实话,但我这好处还没有给你们呢!”炎辰却是轻笑。

两人脸色一僵,天谷拱手道:“炎宗主大度,但这好处我们受之有愧

,就不要了!”

炎辰却是脸色一板:“不行,两位若是不要,我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之人!”

脸色古板,不容拒绝。

两人心中冷笑,果然年轻,是个二愣子。心中轻视了一番,铁剑说道:“那,好吧!炎宗主请说!”

“这好处能够另二位实力在短时间内大涨,且二位所属势力能够挤入一级势力之列,拥有一城之地!”炎辰说道。

两宗惊异,神色变幻不定,任他们也想不出是什么能让他们做到炎辰所说的地步,好像炎辰自己都达不到那个程度吧!

“这好处便是――”炎辰一本正经,吊足了胃口,然后一字一顿:“加入星辰门!”

两宗一愣,随即脸色大怒。

要他们加入星辰门,岂不是解散铁剑门与天谷宗?

铁剑甩手冷哼:“哼,炎宗主是在拿我们寻开心吗?”

“炎宗主,适可而止吧!”天谷饱含深意,目中寒芒涌动,似忍耐不住。

炎辰暗自点头,这两人看似张狂,实则极有分寸,如此才符合一宗之主的身份。星辰门百废待兴,正缺人才,这二人年纪也不太大,以后实力大有提升的可能。

于是轻轻摇头,满含诚挚的说道:“相信两位也看到了如今中州的局面,战乱频纷,即使强大如凌族也在一夜之间被古圣覆灭。如此乱世,若不寻求强大力量自保,唯恐落个道消人散,我们凌城三大宗,合则强,分则弱!”

“炎宗主不必说了!要我加入星辰门绝无可能!”铁剑一甩袖袍,如此说道。

于是,厅中气氛凝固了起来,五鼠上前,将炎辰护在身后。

黑龙江虹桥医院技术怎么样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的具体地址
黑龙江虹桥医院排行怎么样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黑龙江虹桥医院治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