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非洲恐怖主义泛滥警察称外国人付钱可免牢狱

发布时间:2019-06-08 20:15:21
小便黄是吃什么药
肾炎为什么夜尿增多
小便黄是什么症状

9月21日,“索马里青年党”对肯尼亚一座购物中心发动了恐怖袭击,造成至少61名平民和6名军人死亡。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索马里青年党”的袭击是对美国在非洲攻势的一场极端报复。国际社会认为:全球反恐行动的焦点已经转移到非洲,恐怖活动开始在非洲泛滥。

众所周知,恐怖主义源于贫穷,非洲的贫穷归根到底源于欧美的殖民侵略。殖民者入侵后,对非洲人口和资源大肆掠夺,严重阻碍了非洲经济的发展。殖民当局还根据宗主国的需要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人为划分国界和行政区界,制造民族矛盾,这是非洲目前民族、宗教和地区矛盾激化的历史渊源。

不少非洲国家独立后,政局并未实现稳定,前殖民国家继续干涉内政,挑起内战、掠夺资源。例如,臭名昭著的欧洲雇佣军首领德纳尔在非洲搞了30多年的政变和战争,涉及扎伊尔、尼日利亚、安卡拉和津巴布韦等多个国家。有人说,在非洲,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德纳尔率领的雇佣兵。

贫穷又与政府官僚腐败如影随形。这是非洲很多国家的现实情况——从入境开始,只要给小费没有人关心你带什么东西入境,一路绿灯还伴随笑脸。假如你不懂规矩,即使行李箱里没有任何可疑物品也会被翻个底朝天。

作为外国人,偶尔忘记带护照上街,警察会告诉你付多少钱可免受牢狱之灾。当你买大米时,很难买到新鲜的,出售的都是国外多年以前无偿援助的大米,却被相关人员存起来,转卖给老百姓。官员被养肥以后,一批批移民出国,留给民众的就是无休止的“贫穷”,从而导致社会问题和部族矛盾交织,使得恐怖组织有了扎根的土壤。

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陷入战争后,恐怖组织从这些国家大量转移到非洲各国,与当地的宗教极端组织和犯罪团伙相勾结,使得非洲恐怖组织的人员构成和活动形式更加复杂多样。

与此同时,非洲大陆战乱不断,政变频繁。据统计,在过去10多年里,四分之三的非洲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卷入战乱,800多万人丧生,1600多万人沦为难民。恐怖组织利用动荡局势,用走私武器、贩毒以及绑架人质等手段聚敛资金,从难民中招募挣扎在生死线的贫穷青年发展壮大力量。

在政府腐败、社会动荡和贫穷落后的现实基础上,极端主义宗教信仰的灌输使得恐怖组织茁壮成长。“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首领贝尔摩塔尔是阿尔及利亚人,受本·拉登的精神导师阿卜杜拉·阿扎比的影响极大。在继承了“基地”血脉之后,“伊斯兰马格里布组织”趁乱壮大,成为全球圣战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

非洲的恐怖组织“遍地开花”与美国的反恐政策转变也密不可分。“9·11”之后,美军高举反恐大旗,带领多国部队,横扫伊拉克和阿富汗,活捉萨达姆、推翻塔利班、杀掉了本·拉登。从此连环爆炸从巴格达延伸到大马士革再到土耳其,从喀布尔又延伸到伊斯兰堡。

美国自认为反恐大功告成后,宣布开始撤军,收缩陷入泥潭的兵力,同时开始向非洲“扩张”。美国宣布:“美军未来将在非洲35个国家部署军队,设立无人机基地打击恐怖活动。同时,美国将派驻特种部队进行情报收集活动,并培养当地军民提升反恐作战的能力。”南非《新论报》认为,美国真正的目的是在非洲打反恐“代理人战争”,即非常规战。

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纳齐姆罗亚在《美国正在利用法国、人权和恐怖主义征服非洲》的文章中说,美国及其盟友已经在整个非洲地区制造了一系列新的未来敌人,一旦时机成熟,以“反恐”为借口,就可“名正言顺”地入侵别的主权国家,推翻原有政权,建立屈服于自己的新政权,然后掠夺资源。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在非洲的反恐“进展顺利”。10月5日,美军特种部队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生擒“基地”组织头目阿纳斯·利比。同一天,特种部队突袭了索马里巴拉韦的一处海边公寓,这里据称是反政府武装索马里青年党的据点。在这类反恐行动中,美国违反国际法,运用越境打击、无人机轰炸等“秘密战争”手段,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也积攒了越来越多的反美情绪。

美国在非洲频繁展开行动的同时,以法国为首的欧盟,也开始扮演现代“非洲宪兵”的角色,企图维持其在非洲的影响力。在利比亚战争中,法国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利用特种部队秘密实施非常规战,协助组建反卡扎菲武装,推翻卡扎菲政府。然而,在利比亚活动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借利比亚内乱获得大量精良武器,扩散到马里、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等周围国家继续他们的“事业”。

今年年初,从利比亚潜入马里的恐怖组织差一点攻克马里首都,推翻现政权。马里周边国家资源丰富,法国在这些国家获利巨大,马里一旦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占领,法国利益将受到严重损害。1月11日,法国应马里政府要求在马里展开军事行动。

但是自法军干预马里危机以来,数千名恐怖分子逃亡到邻国,进入阿尔及利亚的恐怖分子为了报复政府支持法国对马里的军事行动,发动大规模绑架人质惨案。进入尼日利亚的恐怖分子绑架了7名法国人质,为了替被杀死的首领复仇,血洗巴马镇。

法国以“反恐”名义出兵马里后,没有兑现“马上撤军”的言论,军事行动陷入“越反越恐”的困境,马里宗教主义领导人欧玛尔·欧尔德·哈马哈说,“法国已经打开了地狱之门,它将陷入比伊拉克、阿富汗或者索马里更深的泥潭中。”

正如俄罗斯非洲事务特使米哈伊尔·马尔格洛夫所说,除了非洲人,没有其他人能够或者应当解决这片大陆的难题。事实也确实如此,欧美国家的插手,不能解决非洲国家的根本矛盾,只能使矛盾更加复杂化,北非三国和叙利亚的现状不正是最好的例证吗?(解放军特战学院 王东华)

婺源一个休憩与安谧心灵的地方
乳房塑形黄金线塑造完美胸型5
亲临神的天堂追踪吴哥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