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牧仙志 第三十一章 劫后余生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6:48

牧仙志 第三十一章 劫后余生

阿萌一路直线狂奔,自己都不知撞断多少山石树木,断了多少溪流长河,甚至将别人的牧场一分为二,吓跑不少牧畜。

面对极度恶劣环境,实在迫不得已之下,阿萌便神行凌空,速度更快,消耗翻倍。

日夜兼程,累了饿了就掏出灵果补充,精神的损耗以及神行对她的损害,却不是灵果一时半会能够补充。道牧的生息若有若无,灵魂之火摇摇欲坠,有时候头疼欲裂,口吐血沫,浑身骨架崩碎,接着眉心裂开溢血。

阿萌心急如焚,已不知往道牧嘴里塞入多少灵果,能够让道牧镇痛的糖也所剩无几。正当阿萌犯愁之际,道牧自行将黑鱼挂坠含在口中,甜蜜的味道再度充斥大脑,缓解大半痛苦,气息短暂稳定下来。

七日后。

阿萌总算进入谪仙封地,道牧的身体状态却加速恶化。可阿萌自己的身体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浑厚的青粉皮肤干裂翻卷,血液横流,苍蝇闻气而来,以致好几处化脓生蛆,散发阵阵腐肉刺鼻酸臭味。

大眼睛浮肿,快眯成一条缝,目光黯淡无神,灵果不要钱那般往嘴里胡乱塞,没多时恢复些许精气神,又再度迈步前行,然而阿萌真的累了,速度慢了许多,她步履蹒跚,摇摇晃晃,一人一兽咿咿呀呀痛嚎,同病相怜,亡命天涯。

彩虹涧。

哞,阿萌想大喊,让整个彩虹涧知道自己回来,引来灵兽帮助她和道牧。可是,阿萌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声音闷在喉咙,响不开几米。

接连八日,不断神行,对阿萌来说负荷太重太重,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依靠对道牧的感情和自己坚定的毅力。

原本嫩滑的皮肤,如今又干又皱,卷起一层层死皮,却不见新皮,浑身崩裂,鲜血淋漓,更深处可见森森白骨,一条条狠心的蛆虫在蠕动啃食。

噗咚!

阿萌再也坚持不住,两眼一抹黑,闭上最后一条缝,一人一兽,顺势倒入第一个涧池,很快沉入红涧池底部。

道牧阿萌的血在水中混合,荡漾光彩,使得七个涧池鲜艳出自己的本色,红橙黄绿青蓝紫。

第一涧池,红涧池。比血还红,比花还艳。

没过多时。

唰唰唰,花草树木自行开路,一头头灵兽走出森林,面上不无担心之色,一双双眼眸深邃浩瀚,闪烁着常人没有的睿智光芒。

“两熊孩子简直太过闹腾,才多久不见,就弄得这般半死不活模样归来。”一头大花猫匍匐在红涧池旁,大鼻子嗅了嗅涧池表面,一股血液的味道夹杂这花香扑鼻,爪子撩起一点水,舔了舔。“小青牛超负荷神行,只怕接连七八日,想要让她痊愈,得花不少功夫。”

“我的孩子才没他们这么皮,这才出去多久,一回来就要死要活。”一头大黑熊拟人而立,在红涧池旁踱步,一爪抱胸,一爪捏着自己下巴,熊眼闪烁水光,那是智慧的光芒,点了点大脑袋,“小道牧体内有两件仙器在争夺主次,一件不知名仙器占据道牧的头部,决刀则占据道牧的心脏。”

说着,熊爪子点了点心口,“无论是头,亦或是心脏,皆为最重要的部位,两件仙器谁都不让谁,以致道牧的身体成了他们的战场。好在道牧身体素质不错,撑到了彩虹涧。”

一只白天鹅从兽群中走出,姿势优雅,超然出世,只比仙禽少了些许仙灵之气,“毕竟是两孩子,遇事沉不住气,有了教训才会成长。”

白天鹅心痛看着红涧池几眼,又环视周围灵兽,“你们年少当时,也没少比他们闹腾,小青牛和小道牧仅仅依靠七彩涧池是不够的,大家有什么存货,还是尽早拿出来。”

“仙庭赏赐给老祖宗的玉露琼浆如何?”一头精壮奕奕的猴子肩扛一根铁棒,嘴里叼着一根青草,手上还拿着一件玉瓶,还未开盖,一股迷人的酒香弥漫开来,令众灵兽咽了咽口水。

“往日见你一毛不拔,今日怎如此大方。”白天鹅仰头俯视猴子,展开左翅直指猴子,“你当真舍得?”话语间,不无挑衅。

“小青牛可是我妹妹呀,我小不小气,一向看人。”猴子摇头轻笑,呲牙咧嘴,来至红涧池旁,将玉瓶中玉露琼浆一倒而尽,晶莹透亮闪烁星芒,仙气袅袅而生,化龙化凤又化虎,各式灵兽相互追逐打闹,待玉露琼浆彻底融入妖艳红色,令人垂涎三尺的酒香方才消逝。

“吱吱……”猴子咧嘴直笑,用挑衅的目光扫视一众灵兽,“我倒了,你们随意。”

猴子如此一出,原本想藏在兽群中不发声的灵兽也碍着面子拿出了珍藏的洗精伐髓之物,皆是能够让修仙者疯狂的灵物。

一个月后,道牧阿萌从红涧池底部浮出水面,此刻红涧池已没了本色。道牧阿萌随波逐流掉入下方第二涧池当中,见到道牧和阿萌顺利掉入第二涧池,灵兽们总算放心,随后日子不再过多来探视。

前三个涧池每个都要消耗一个月,方才将涧池本色吸收殆尽。后三个涧池每个都要消耗两个月,方才将涧池本色吸收殆尽。

当初透明无色的第七涧池,如今紫色盎然,荡着紫气,闪烁紫光,周围一切都披上一层紫纱,妖异迷人。

第九月末,两个彩茧从第六涧池底部浮出水面,随波逐流,掉入最底部亦是最大的第七涧池。两个彩茧方才掉入,一时间,第七涧池姹紫嫣红,千树万树梨花开,天女散落各式花瓣,闪烁祥瑞,漂浮水面。

各式花香荟聚一起,凝成一股香味,好似玉露琼浆的酒香,却又更胜玉露琼浆,其气味更清淡,更绵长,更令人陶醉,沁人心神。

彩虹涧未曾有其他季节变化,四季如春,随着时间流逝,花草树木只会愈来愈茂盛,生机盎然,云雾缭绕间,宛若一方仙境。

又过三个月。

天地间突然想起一阵“咔咔”破碎声,传遍整个彩虹涧,花草树木再度自行开出条条大路,灵兽们再度临至涧池旁,这一次不少灵兽拖家带口,有刚出生的天鹅,年迈的老虎,强壮的黑熊,幼年的猴子。

嗯?!

道牧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水包围,不远处阿萌悬浮着,同样刚刚醒来,睁大水汪汪眼睛,看着自己。

一人一兽,见对方没事,都太过激动,于是被水呛得不轻。气泡咕噜噜一连串往上冒,围观灵兽们以为彩茧刚刚破碎,个个洋溢喜悦。

一群小天鹅们毛都没长齐,一身黄橙橙幼毛,就嚷嚷着要跳进水里看看情况。

咕噜噜,一个人头,一个似牛似马的兽首,冒出水面,两双漂亮的眼睛警惕的环视周围。见到一群和善的灵兽,警惕消失,多出几分喜悦。

砰!一声巨响,吓了所有人一跳,道牧飞出水面,他自己都被吓一跳,惊慌失措,四肢在空中划动。

“让一让,让一让……”道牧大声叫道。

灵兽的性子就是耿直,与外面那些人类不同,道牧叫他们让一让,他们还真就让一让而已。道牧重重摔了个狗啃屎,惹来灵兽们哄然大笑,小灵兽们更是笑得满地打滚。

阿萌跃出水面,肥胖得像一只大肥鲤鱼跃龙门,却轻飘飘落在涧池旁,穿过人群,找到那只精壮的猴子,亲昵拱了拱对方。

“吱吱吱……”猴子咧嘴大笑,摸着阿萌的头,很是开心,眼角不禁有了些许晶莹。没谁比他更担心阿萌,超负荷神行对阿萌伤害太大,伤势不比道牧轻。

他长年来所有存货,老祖宗给他的好货,平时不舍得,这一次都扔到涧池中,阿萌再度活蹦乱跳,他别提有多高兴。

道牧再一次被邀请进入彩虹涧深处,与上次不同,这一次这双漂亮的绝望双眼闪烁着喜悦和希望,他迫不及待想要尝试自己的身体现在是否可以修炼。

一路上,道牧坐在大黑熊身上,向灵兽们讲述他和阿萌这段日子经历,就像一个游子在向家人讲述自己游离在外的奇事,温馨开心处,他会大篇幅描述,危险难过处,他三言两语带过。

无机森林饿人大灾变,冰天灾地冰后遗蜕,其中凶险怎是道牧三言两语就可带过,这些灵兽岂是普通野兽,怎读不懂道牧稚嫩的做法。

道牧阿萌差点暴死在彩虹涧前,还不足以说明一切?

“你觉得那一跪,值得吗?”大黑熊闷声道,道牧坐在背上,宛如听到雷鸣。

“值得,为什么不值得?如果这一跪能够让我关心的人生活变好,我愿意多跪几次?”道牧仰头

,目光坚定,感觉胸口一阵瘙痒,不由低头捏住怀中小天鹅嘴,不让她乱啄自己的胸口,“人,总是向虚无缥缈的仙人下跪祈祷,甚至为他们建立庙宇,供奉香火。而我,跪两个活生生的仙人,也没什么不妥。”

“孩子,你对尊严二字,理解当真独特。”大黑熊语气淡淡,不知是在夸赞,还是在贬低。

保定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佳木斯性病医院费用
十堰牛皮癣治疗方法
保定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佳木斯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