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莫兰河流与爱情

发布时间:2019-10-09 14:33:17

莫兰,河流与爱情

这是一条发源于平原的河流,它最终流进了长江。

与长江一样,这条长江的支流好像也有说不完的故事。后来,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里,莫兰也听了这些关于这条河流或悲或喜、有据无据的故事。

其实,莫兰十岁的时候,就见过这条河流了,莫兰隐约的记得,那时的河水好像没这么的平静,它不停的摇晃着,莫兰好像也在摇晃着,忽然,她被一个人拉住了,再后来……莫兰努力的回忆着,但也只能记得这些了。

这条穿城而过的河流,静静的流着,清澈的河水,宛如一山间行走的少女,没有被光怪陆离的世界所感染。它应该是莫兰见过最干净的河流了。住在它身边的人们应该是幸福的,莫兰想。

应该说,莫兰是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条河流的。但从感情上,她实在无法认同这条河流,尤其是这条河流经过的城市。她怨爸爸放弃大城市的生活,而来到这个安静小城市,她是舍不得大城市的,那里太精彩了。在她的眼里,小城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幼稚,忽然间,莫兰多了一种优越感。莫兰本能的拒绝着和这个城市、这条河流的亲近。白羊座的女孩应该是活泼的,但莫兰却是敏感的,内向的,所以尽管她有一万个理由不喜欢这里,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她能够理解爸爸的忧伤,妈妈的决然而去,已让深爱着她的爸爸身心疲惫了,她不能给他徒增烦恼。这件事对莫兰的打击也很大,以至后来,在爱的世界里,莫兰永远都有怀疑,尽管她很渴望爱。

世界上的事,永远是不能被计划的,它变的太快了。从拒绝到慢慢的喜爱的上这条河流,莫兰用了一年的时间。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孤独”,所以说莫兰是因为孤独而爱上了这条河流。其实,莫兰的骨子里是不存在高傲元素的,她也无意去把自己扮成一枝雪莲花,但她还是被拒绝了,于是,莫兰便成了一枝真正的雪莲花。敏感而又内向的莫兰才不在乎这些呢。只是,当她看到那些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少男少女在一起嬉笑时,她会感到特别的孤独。

后来,莫兰问一个同学:为什么那个时候要那样的排挤她?同学说,那那里是排挤啊,你太冷傲了,应该是你不愿和我们接近吧。莫兰笑了,原来在自己排挤这个城市的同时,这个城市也在拒绝她。

莫兰后来发现了这条河流,望着这条静静河流,莫兰总是无声的和这条河流进行心底的对话。莫兰觉得河流是懂她的,当内心的很多事情,忽然有了聆听的对象,一吐为快的感觉真的很好。莫兰就是这样排挤内心孤独的,她认为这个方法很奏效。以后的日子里,尽管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感情也不断的变着,但莫兰还是经常来到这条河流的身边,望着河流,莫兰心中只有平静。

这条河流跟莫兰有一种缘分,莫兰也这样认为,要不然十岁的时候,梦里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条河流呢,还有那个人,莫兰一直想知道那个人是谁。莫兰以后和这条河流的种种纠葛也说明了自己和这条河流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十五岁的时减肥绝招扎胃候,莫兰只知道河流可以帮她分忧,她便以孤独的原因爱上了这条河流。

河流

我就是那条发源于平原的河流,大多的时候,我都是在山中穿梭,只在长江的不远处,我才能遇见一个城市。

千百年来,我的身边一再的变化,而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流着。可以说,我本身是没有多少故事的,我只是一条河流,也许是因为我身边的这群人类太爱我了,也许别的原因,所以我有了很多的故事,我都觉得自己被神化了。

听说,与其它大多数同胞相比,我算是很干净的了,我非常地高兴。

真正知道那个女孩叫莫兰的时候,已距与她初次见面有一年的时间了,她就住在我身旁不远处的一栋三层小楼里。

她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在我漫长的生命时间里,大多数的时候,我都在观察身旁的这群人类。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叫莫兰,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忧伤的女孩。看得出,她并不喜欢这里,很长的时间了,她都没有像其他初次到这个城市的人一样,来看看被神化了的我。

每天的清晨,那个叫莫兰的女孩,都骑着自行车经过滨江大道去上学。偶尔的时候,她会侧过头来看看我,安静的面孔上,一双默然的眼睛,若不是这幅猜不透的表情,她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干爽活泼女孩。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忽然有一天,那个叫莫兰的女孩坐在了我身边的草坪上,安静地望着我,表情漠然,她应该在心底和我分享她的心事,可惜我不大懂人类的语言。但我能看得出她遇见了不快房事养生精气神方面保养乐的事情,而又没有办法去解决,所以把我当成了倾诉的对象。长时间以来,我充当了人类生存、自杀、娱乐的工具,鲜有人把我当成一个聆听者,现在我发现好像自己突然有了生命。

那个叫莫兰的女孩,越来越喜欢坐在我的身边了,大多的时候,她都是在那里安静的坐着,有时她会跟着远处的音乐,哼一两句;有时候,她还会向我扔一两个石头,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的笑容。

很多次当那个叫莫兰的女孩,在我身旁静静发呆的时候,我还发现一个人,远远的,那个有些阳光的男孩,会在滨江大道上,停下自行车,朝这边往来,有时候是几分钟,有时候是几十分钟,显然她不是在关注我。我不知除了我,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发现这个男孩。

现在再来说说我吧。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安静的,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并不是一条安静的河流。我会在每个雨季变得狂躁无比,我不知那个叫莫兰的女孩是否知道,在她以后的生命里发生的很多事,都与我这种脾性有关。

其实那个雨季,我也没有料到我会变得那么的狂躁,整个雨季只剩下个尾巴了,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可是,在最后一刻,人们起了警觉:异常平静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险。所以人们便开始准备着朝安全地带转移,只是那个叫莫兰的女孩,也许还不了解我,所以丝毫没有觉得危险的存在,依旧在电视机前胡乱的转换频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在我爆发前的不久,有个男孩冲进了莫兰的家,随后就看见他们匆匆的出门了……

爱情

尽管莫兰敏感、内向,但她骨子里有的是大胆,所以第一次恋爱,莫兰是主动的。再说了,当那个叫于新的男孩在洪水来临之前叩响她家门的时候,她便被温暖了。她觉得十岁时,梦里的那个男孩就是于新。

莫兰不喜欢被束缚,这或许是她敏感性格的原因吧。所以高考结束时,莫兰说,我想独自去过大学生活,于是,他们便去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大学。她看出了于新眼里的失落,但他却选择了沉默。

大学是个奇怪的地方,它让人成长的很快。莫兰就是这样的,原本的干爽与活泼终于出现了,这些变化,只有莫兰自己知道,就连这些变化引起的感情变化也都只有莫兰知道。

莫兰曾问过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要自己和于新谈恋爱?答案是不知道,所以她感情的变化是毫不奇怪的,特别是另一个阳光浪漫而又执着的男孩出现时,莫兰更加觉得那些躲着老师,背着父母的青涩爱情是那么的无味。

终于莫兰把“分手”二字说出来了,那头的于新沉默了一下说,好吧,那我们还是朋友。这种回答应该是莫兰期望的,但她却对这种回答充满了怨恨。她以为于新会挽留,以为他会……她对自己的初恋,对于新充满了怀疑。

要不是后来莫兰遇见的那件事,莫兰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主动见于新了。

莫兰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便躺在了医院里,医生说,幸好送的及时。一转身,莫兰看见了爬在自己床边于新。

他怎么会……莫兰忽然想起了,自己不知为什么突然控制不住了轮滑鞋,便从十几米高的江堤上摔了下去,莫兰想:完了。然后,醒来的时候,莫兰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这里。

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拖着两条受了伤的腿,望着绝然而去的大学恋人,莫兰想到了母亲的背影,莫兰再一次的把自己变回那个敏感而又内向的自己。

只有于新,从分手到现在,他都没有改掉打的习惯。只是因为还在为那个利落的回答而深深怀疑,莫兰一直拒绝着给他。后来莫兰明白了为什么他要那样回答。

莫兰以为断了腿的人只能干一些断了腿的事情。于是,毕业时,莫兰去了小城的那家电台。那家电台就在河流的旁边。装电脑时,莫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于新,他优雅的递给了莫兰一张名片:XX电脑公司,经理——于新。莫兰的笑在嘴角停留一下,便很快地消失了……

尾声

也许一切有预谋的话,那么十岁的那个梦便是了。

莫兰后来才明白,十五岁的时候,在江边的微风里,她的孤独都是一厢情愿,身后有个满脸阳光的男孩已打算与她分享孤独了。只是,骄傲的雪莲即使愿意被人采摘,也需的那采摘人经历一些磨难。

莫兰总以为自己的恋爱时主动的,她也曾想到男孩于新闯进家里是个预谋,但那只是个瞬间。后来在他的日记本里发现,那的确是个预谋,因为他的家在江的另一边。

莫兰再一次站到河流身旁时候,河流发怒的痕迹还没有全然消失,莫兰一遍又一遍的想着日记本里的句子。

“她坚持要去不同的城市,心底里,我不愿这样,但爱她就给他自由吧……”

“她来说分手,我可能曾想过这个问题,但努力的否认了这种想法,它还是来了,我能说些什么,怪她无情、骂她无耻,我不忍心……想来想去,还是用书上的话来安慰自己:爱一个人就给她幸福吧。”这一页里,有几个字被泪水模糊了,莫兰不用努力想,也知道那几个字是什么。

以为,以为……现在莫兰才发现自己已让这两个字蒙蔽了。它们让人的想象力变得如此复杂,就是它们让自己在孤独与痛苦中挣扎。

原来,那次醒来发现床边的于新不是偶然,自从和莫兰相识后,他也有了去江边的习惯,那个假期她就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关注着莫兰;原来,那断腿的日子里,用文字来鼓励自己的竟是于新的舍友慢性病高血脂类型影响因素;原来,于新的电脑公司距莫兰只有一条街……

“原来”竟是这么的残酷,当所有的丑陋忽然变成美好的东西,莫兰感到了更大的恐惧与残忍。望着已恢复平静的河流,莫兰问自己:流走的水,还能回来吗?

其实,从接到于新父母的那一刻起,莫兰的心就开始惶惶然了:于新去找你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前夜那么大的水……于新来找我……现在还没有回家……不久,莫兰便在编导送上来的名单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于新。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那个叫于新的,应该可以确定,我们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张名片,好像是什么电脑公司的……”侥幸的心完全崩溃,莫兰绝望的摔倒在地上。

睁开眼的时候,床边聚集很多人,爸爸,于新的爸爸妈妈。于新的妈妈递给了莫兰一个日记本:这是于新的,我想他更愿意让你保留。然后她便泣不成声了。

没有犹豫,莫兰硬是推着轮椅到了河边。望着紫色的日记本封皮,莫兰知道,那里面记载了一个男孩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心结——本可以解开,但却一直没有解开,现在解开了,而对于被它束缚着的那个人却没有了意义,因为他和江水一块走了……

“今天是情人节,她一定和现在的男友很开心,祝愿她……”

“今天是她的生日,买好的礼物却没有送出,打扰只会徒增她的烦恼,祝福她……”

“我看见她摔了下去,为什么会这样……”

望着这几乎每一页都写有自己名字的日记本,莫兰无法控制自己。忽然,日记本滑落,扣在日记本封皮的那个“心”掉了下来,随风向前跑去。那是于新的东西,莫兰想都没想的扑上去。莫兰抓回“心”,眼一瞥,忽然发现,那个“心”的背面写了一首诗:

君住在江南,

我住在江北;

时时把君念,

不能与君好;

天若有来世,

定把君手牵。

天若有来世,定把君手牵……

贵港癫痫病医院
南昌性病
延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贵港癫痫病医院费用
南昌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