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只要时间足够漫长我想我也可以忘记当初为什

发布时间:2019-07-09 21:12:03

只要时间足够漫长,我想我也可以忘记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你

8岁时,看到橱窗里的洋娃娃,拼了命的求妈妈甚至不顾形象的在地上打着滚哭只为了抱它回家,可是看了看上面的价格,妈妈最终还是没有买给你;18岁的时候,看到隔壁班高大帅气的他,每天找各种理由跑到隔壁班只为了偷偷看他一眼,你学着打扮自己,甚至偷偷的给他写情书送吃的,但最终你看到了他身边那个挽着他手臂的另一个她。

18岁时,你又看到了橱窗里那个洋娃娃,28岁时,你又看到了当初那个令自己入迷的那个他。可是怎么感觉就不对了呢。

上周,团团在一场狼人杀的局上碰到了她爱了六年的男生。

六年前,团团高一,男生和他一届。整个高一,两次期中考试两次期末考试,团团跟他都分在了同一个考场,有两次还是前后位。所以高二第五次两人分到一个考场的时候,团团主动打了招呼“你能不能把卷子往旁边放放,我看看你答案”,男生愣了一秒,然后把卷子放到了团团能看到的位置。就这样,两人在“战场”上相识相知。

再后来,团团爱上了这个在考场上给她抄答案的男生,一爱就是六年。

六年间,男生不是不知道团团对他炙热而沉迷的感情,但是也始终没有给团团一个身份。他只是说“团团,你是最适合和我结婚的那一个,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先各自逍遥几年”。为了这一个海市蜃楼的承诺,团团和他在感情的世界里拉扯了六年,而男生也一直不断的换着女朋友。或者说,是团团自我拉扯了六年。

上周,团团在和朋友的狼人杀局上面碰到了他。他带着那个陪伴了他整个大学时期的女朋友,看到团团,他的眼里有躲避却没有愧疚。在牌桌上,他突然开口“我要订婚了”。整个桌子上的朋友都鼓掌给他送去祝福。团团也随着人群鼓掌,可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他似乎感受到了这道杀气,始终没有抬头看团团。

我不知道那天的狼人杀团团是怎么玩到最后的,只是那天晚上,橘子接到了深夜里来自团团的“我没喝多,我很清醒。他变了,胖的不像样子,有很大的啤酒肚,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穿衣品味也变差了。满嘴脏话,穿着拖鞋就到处跑,我不知道这六年我喜欢的是谁,但是现在我不喜欢他了”

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她,但似乎,她说的都对。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时间是个很神奇的介质,在时间的长河里,任何人任何事都会毫无征兆的变的面目全非。在感情中,往往我们只顾着自己低头往前冲,却忘记了抬头看一眼那个人是不是仍然一如少年般模样的站在那里。

感情啊,向来不是自我感动自我习惯自我救赎。或许有一天,你突然的一个抬头就会发现,你爱的那个人早已消失在时间的旋涡里,卷入了滚滚的红尘中。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加上足够长的时间跨度都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

我已经忘记当初为什么喜欢你,或许是因为在考场里你不顾监考老师的巡逻给我抄卷子的霸气,或许是因为你每次下课笑着从楼梯上走下来接我的阳光,或许是你在我一次次想要放弃你时又对我说的吴侬软语,又或者是因为某一天的阳光正好而你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再重要,因为,我已经不再喜欢你。

最后一句情感之死似因为太自然没道理。

合肥轻微交通违法者做志愿者可免罚款
河北打响呼吸保卫战石家庄5年削减1500
我不能娶一个哥们儿
易科技驻硅谷尚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